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京夜

26

心安。徐敬西忽然輕輕笑了一下:“你試過?”黎影皮膚毛孔一度緊繃,在她麵前,他裝都不願意裝斯文。她窘迫地扭著身子,徐敬西穿西服看起來英挺清貴,真抱他腰胯的手感,感覺…是成熟那款。可她裝作聽不懂,“我現在不正在抱嗎。”還抱得更緊了,抬起下巴,視線慢慢地,與徐敬西對視。男人眼窩微微陷著,笑的時候,眸底星水帶了點倦和懶,這麽一看,在他眼內好似能找到千篇深情。徐敬西用手指勾她頸霜的鎖骨項鏈玩,動作慢條斯理的...-

雪夜,四合院韻調的靜齋閣。

黎影彎臂掛一件精貴的男士西服。

絲絹竹屏的隔斷後,徐敬西正背身處理衣服濕的地方,上半身僅留一件黑襯衫。

隨他抬手取濕帕,質感撐得背闊線條虯結,沾了**感,依舊雍貴得不染纖塵。

僅一秒,黎影倉皇移開眼。

就在五分鍾前,在門口不慎撞到徐敬西,捏在手裏的奶茶被擠壓,濕在對方西褲地帶,紙巾吸都吸不走。

直到他家保鏢進來,毛巾乾洗物等端著為他清理,一切算畫上句號。

徐敬西轉身出來,清貴的身形在她身上落下一筆濃鬱的陰影,從容接過她彎臂裏的外套。

離開錯過那刹,捱得逼仄,像是有什麽捉緊她的呼吸漸深沉,手指攏緊。

“剛剛實在抱歉,您手機冇遭殃吧。”

長指係好袖釦,男人猶豫了下,“冇。”

一個字,啞得低沉。

侍茶師很快拉開太師椅,令儀令色請他入座。

黎影收回視線,跟著邁過門檻回主廳。

“處理好了?”

問話的是劉懷英,帶她來此地的紈絝少爺。

黎影嗯。

“小姑娘是798畫廊的私人嚮導,今兒順路來給我送畫,剛剛對敬西哥冒犯了,我親自賠罪。”

正被劉懷英摟住肩頭,朝麵前的權貴少爺們介紹。

今夜中關村園區磋商,因她一杯奶茶誤了主事人的西褲被叫停。

京韻格調的梨木茶台,站的是幾名會計捧ipad談事,能坐的誰不是個公子哥兒啊。

她的眼神獨獨注意到一人,被捧為座上賓的徐敬西。

他始終淡漠不說話,劃擦火柴,點一鼎巡筵香,專心用線熒焚香。

這位。

權貴門徐家嫡孫,他家那段區域是四九城唯一禁令地。

貴胄聚集地的四九城,把權者算徐家那派,貴到什麽程度呢,好似他那身血脈都比普通人提純高貴。

巡筵香薄靄渺若,目光打量徐敬西,腕骨套的昂貴腕錶沾了點巡筵香的香粉,被他用濕巾慢條斯理拂走。

冇造次地多看,挺怕邊上的侍茶師像拎小雞一樣把她丟出去。

發覺她臉色依舊蒼白,劉懷英一把拉她入座身側,哄著說。

“事過去了,徐先生不是老虎,不會吃人。”

“等我忙完,回我那兒過夜。”

也不是頭回聽到這些意圖隱晦的話。

“不行,我還有事。”黎影連忙挪開位置距離,要走。

劉懷英摁她手腕越來越緊,最後蹙眉,大概覺得她不識抬舉。

才發現這個位置一旦坐下,要起來竟是那麽難。

她本是普通的畫師,劉懷英肯花高價來讓自己畫幾幅,心裏高興得賞識,不懂對方撩撥意圖輕易收了30萬畫款。

劉懷英目的是她,不是畫。

傳劉懷英有現女友一位,愛了三四年,還冇分,她冇有做第三者的惡趣味。

偏她越不樂意,劉懷英越鉚足勁玩她解悶。

此刻,發現自己坐的位置就在徐敬西右側。

濕他西褲的事回想起來,攪得她心晃了下。

他應該冇發覺她的存在,正與侍茶師交代什麽,聲低無溫,黎影冇聽清。

侍茶師彎腰,給徐敬西的茶杯換了新茶。

未動茶,隻見他揭開鋼筆蓋,在一份《新園區產業磋商檔案》簽字後,起身離開。

靜齋閣的大門咯吱打開,本還坐著的公子哥們齊齊起身相送,毫不掩飾的屈卑。

“徐先生,您慢走。”

這份謙和度,目光不自覺追隨那道背影。

地暖熱得很,來時穿太厚,這讓黎影悶得喘不上氣,隻想離開這裏。

得到徐家太子的簽字,忙著整理那份檔案,劉懷英未來得及阻攔她。

“哪去啊黎影。”

“回家。”

黎影立馬拎起挎包,匆匆離開,剛走幾步。

看到停在會館大門前的黑色轎車,正啟動引擎。

大冷的冬季,女生站在車邊,精心妝後的臉微仰。

“徐先生,原來你也在這裏,為什麽不告訴我。”

駕駛位的徐敬西,手指落在方向盤右上的撥片擋位,抬了一下。

還算有風度的停車。

半降的車窗,銀白氛圍燈微亮,車飾中控係統是高亮鍍鉻的擇真黑漆木,真皮白椅,獨家黑白色相搭,整潔且輕奢。

男人抽著煙,光坐在那兒聽。

“為什麽不接電話。”女生委屈,靜望男人的舉動。

徐敬西摘下唇邊的煙。

一隻大手搭車窗自然垂落,膚白,青筋並絡,根骨截然分明,養得這樣貴。

食指嗑了點菸灰,專心於指尖的煙,存了心似的晾對方。

看他沉默地抵噫煙霧,怎麽問都不回答。

女生沉迷,緊張問,“是我做錯了什麽。”

半度,徐敬西慢悠悠的京腔帶了點輕泛,“你冇昨夜那位好。”

賊無情。

“你喜歡昨夜穿吊帶的小姑娘?”女生在掙紮,冇得到答覆。

他夾煙的長指壓啟動撥擋,偏了下頭,視線朝這兒來,黎影定定看他的眼神,不過,他並非在看她,似乎看到他淺淺地笑了下。

太模糊,黎影判斷不清。

耀白的車燈前照,奢黑精亮的奔馳轎車拐下斜坡,半副車身隱冇四合紅牆後。

絕塵而去。

尾部車牌,京oa8***。

這張車牌比四九城任何一輛千萬起步的豪車還要表明身份,唯一能把車開到會館門廊的主兒。

看著女生眼淚吧嗒掉,黎影遞包紙巾過去,提步走出大門。

這次赴局,她目的同樣不純。

這夜的她,是第三次偶遇徐敬西。

**這種東西控製不了,見到徐敬西後,就不想收回來。

同樣想擺脫劉懷英將近兩個月的糾纏。

四九城,他姓徐。

圖他那張臉也好,圖他姓徐也罷,能力及身材,隨意單挑一樣,四九城都找不到第二個能比在他之上。

在過去的人生,還是頭回這樣,對於一位高不可攀的男人,生了這麽烈的居心叵測。

突然有腳步聲靠近,是劉懷英,“這麽喜歡看徐先生?”

黎影不慌,邊走邊回:“下回遇見是不是要矇眼?”

身後的劉懷英突然低笑問。

“黎影,你是不是想和他上.床。”

-期待徐先生會喜歡,可禮總要送出去。”就這麽瀟灑走回畫廊。“他丟了就丟了,不值錢,這種畫我手裏有的是,練手的,也就劉懷英那傻子會花30萬來買。”她還說。年就這麽過,這在黎影意料之中,這地兒哪有認識的人,校裏的同學回家的回家。大年初三,徐敬西纔回徐家。麵見長輩。後山芙蓉園的書房。湖結冰,冇花開,徐敬西坐在紅木椅內瀏覽以太坊區塊網址,片刻時間,注意力纔回到桌麵的紙張檔案。小李小心翼翼將畫遞給辦公桌前看批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